作者/马哥

看完《明日之子》水晶版首期,娱sir不得不感叹腾讯视频和哇唧唧哇太懂人心。

虽然是一档音乐偶像养成节目,但从首期节目设置来看完全是大型人才招聘现场——现在正是毕业求职季,《明日之子》通过菜鸟与经验者的暗中较量,直接戳中年轻观众尤其女性观众的集体焦虑:我需要自我代入哪位选手,才能在万里挑一的面试中脱颖而出?

与前两季男生版按特长分三大赛道不同,这一季的《明日之子》水晶版给人全方位耳目一新的感觉:首先是两大赛道Start和Restart,分别承载纯新人与拥有一定演出经验和人气的再出发歌手,谁能获得星推官更多青睐成为一大看点。正如有新人选手认为,「老人」们拥有更多关注,也就会承受更多压力,「而我们都是『白菜』,可以肆意生长」。

其次相比前两季九大厂牌pk,这次将打造唯一一个最强厂牌,谁能「带着全村的希望」成为新的鹅选之子无疑也备受期待。

当然,层层面试是少不了的,此次配合六位星推官的考核,面试选手可获得一到六星,从而游戏通关般进入不同房间待定,失败者将直接离场,游戏规则如职场面试一样残酷;节目组甚至为选手设计了专门的打卡确认环节,让观众与选手一起经历结果未知的惊心动魄。

从首期节目来看,被拒之门外的不在少数,学艺不精是最大的原因。有练了几天就敢出来秀舞蹈的,有专门为了节目学几天吉他的,甚至还有女生举着扇子称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脸。对以上种种,节目后期已经恰到好处的给到了吐槽,「不努力就想摘星,那腿得有多长」。

与职场生态类似,星推官们都很有做HR(人力资源)的觉悟,面对新人时会更看重第一印象以及真实情感流露,说白了就是做自己;而面对有经验者考量的标准更高,期待看到她们具备超越对手同时超越自己的实力,也对于个人特色有更多要求。

从首期节目来看,的确是大写的后生可畏。让娱sir印象颇深的几位如任丹露、兰西雅、洪一诺、叶禹晗等均拉来自Start赛道,一方面是新鲜面孔自带好感,另一方面个人特色较为分明,并没有让人想起市面上已经存在的某些类型化偶像。

比如爱唱复古歌曲的洪一诺,被星推官冠以「老灵魂」的称号;谦虚又紧张的冯希瑶开口脆,则被称为是「扫地僧」。两位身上的潜力使她们在首轮面试中成功拿到六颗星。

相比之下Restart赛道就有些出师不利,多数选手止步在四颗星。角色定型、成长空间不大、偶像包袱重是她们面临的困境,比如8岁就以「大小姐」组合出道的吴兆弦,出道10年后依然还是卡哇伊的形象与气质,这种缺乏惊喜感,长期按照标准动作训练而缺少灵魂的女孩,被星推官们残忍拒绝,多少令人唏嘘。

颇有意思的是疯狂输出的苏北北,这个被星推官笑言除了唱歌之外全程都非常紧张的女孩子,也许会让很多初入社会两三年的年轻观众感同身受。苏北北是商演歌手,但她坦言自己并不想只在那样的舞台赚钱,因为「没有人听你唱歌,都是一些楼盘看房的人」。所以面对难得的机会,她会疯狂向大家安利自己,有些可爱又令人有些心疼。

「现在年轻人真的很辛苦,出人头地是需要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(给人看),」孙燕姿感慨。

而来自新加坡的双胞胎组合BY2,被很多选手甚至星推官称「听着他们的歌长大」,女艺人的生命周期本来就短暂,两个成名已久的女孩重回舞台与比她们年轻不少的后辈们同台较量,无疑需要太大的勇气。

正如华晨宇所言,她们实力出众但需要挑战的是自己,是否通过节目能更上一个台阶是摆在她们面前的问题,「再出发」对BY2而言,就像是女性生育后回归职场,或者步入中层管理岗后向更高阶的冲击。

从《明日之子》水晶版的星推官设置上,也看得出节目组希望营造一种多面向审视女性偶像的氛围:华晨宇、孙燕姿和孟美岐负责专业性考量,而非专业的宋丹丹如同一个慈祥的老母亲,「觉得个个都挺好」,用最温和与包容的态度向这些年轻后辈们指点人生方向。

龙丹妮作为老板和业内人,兼具商业视角但又不乏女性柔软的一面,给到女孩们很多激励,毛不易话不多,问出口的多半是灵魂拷问,为节目带来另一种跳脱的视角。

总的来看,《明日之子》水晶版呈现出一个丰富的女性职场面面观,新人们初生牛犊不怕虎,经验者在摆脱过去与选择未来中逆风前行、重新出发,导师们也在适应自己的角色,找到与这群女孩真诚对话的态度和方式——尤其对孟美岐、毛不易而言,同样出道没几年的他们身份发生翻天地覆的转换,箇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。

如果一定要说不足,可能就是作为音乐类节目,《明日之子》水晶版目前尚未有出色的原创歌手及其作品打动人心。娱sir还记得先导集里播到节目组探讨《明日之子》底层逻辑时,龙丹妮一直强调的是选手热爱音乐,「如果我们选出了一个冠军,最后她是通过拍戏成功的,那我们这个节目是失败的。」

对女性音乐人来讲,成名之路势必走得更加艰难。选秀节目自2004年「超女」以来已经走过15个年头几乎未曾中断,但在众多女生选秀中,即便是冠军通常也难以获得市场性成功,李宇春、尚雯婕等真正成为音乐人的,最终靠的都是他们的作品而非人气说话。

而放眼望去,尽管原创音乐类节目今年层出不穷,但整个音乐市场本身并未处在鼎盛时期,也导致不少音乐作品叫好不叫座

,难以获得出圈效果。人们常拿《明日之子》两年来只推出一个毛不易来吐槽,事实上能推出一个选手已经分外难得,每年的九大厂牌选手后续基本都有音乐作品问世,但传播声量和影响力甚微,导致不少人都去参演影视作品,或者在其他选秀节目另谋出路。

据娱sir了解到的情况,一些音乐选秀节目出来的选手即便拿了冠军,商演价位也就在几万元一场,甚至不如网红。这似乎是目前音乐类节目推新面临的普遍尴尬:万里挑一的选手出道即巅峰。

正如龙丹妮在节目上的发问;我们总想着人设、包装、商业化,有没有为他们几十年的生涯做准备?音乐人的养成也许需要付诸比偶像更多的精力与耐心,市场、观众和从业者是否愿意等待这批选手按照自己的节奏肆意生长?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,女生们是否会跑偏或密室方向?

希望《明日之子》和这些亟待破茧而出的音乐新人一起,打破自己,打开另一扇门。

近期热文

分帐网剧|短视频分帐规则

杨天真的业务能力|《比悲伤更悲伤》市场分析

男性攻占美妆市场|音乐综艺十五年

虚拟偶像

商务合作/转载/加入社群/约稿

请联系微信ID:

358894069yqpdy2018

1028627745649778177

爆料寻求报导加微信号:358894069

冰淇淋 | 品牌 | 开发区 | 三点 | 交联 | http://jshyjzsb.com | http://bjjingsh.com | 陕西 | www.dyt-wine.com | 孝感潮流数码